网站首页 » 单身男女 » 默然相爱,寂静欢喜
搜索 类型:
  律师推荐
谢瑛律师
手机:13913837195
QQ:596726854(工作QQ)
QQ:76811947(南京法律咨询群)
邮箱:xieyinglawyer@163.com
分类列表


律师简介


 谢瑛,南京专业资深离婚律师。中国法学会会员,现为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理事会委员主任兼婚姻财富传承事业部主任。曾获得南京市律协授予的年度南京律师优秀业绩奖、南京广电集团授予的*受听众喜爱的律师等荣誉称号。

  谢瑛律师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,专注于婚姻家事领域的理论与实践,对于婚姻法、民法、合同法、公司法、房地产法等均有深入的研究。在执业期间,办理了大量的婚姻纠纷案件,谢瑛律师秉承对客户认真负责的精神及敬业严谨的工作态度,以其律师专业的素质及女性独到、细腻的洞察力,非常成功的处理了离婚纠纷中涉及的较为疑难复杂的大宗财产、房产纠纷、公司股权等财产分割、子女抚养争夺等案件,赢得 ...

详情  
文章内容
默然相爱,寂静欢喜
发布时间:2013-02-11 点击率:2726

枫叶飘落,徒留怅惘,而这伤感的理由,仍是与你相关。细数点点的落寞,丈量孤独的距离,携一叶相思慢慢打湿在风里……有谁会知晓寂寞城里一脸苍白的等待,只为那一抹身影的回眸?

——题记(写给我想念的人)

剪剪秋风里,剪不断眷恋的丝线,念,在心头眉梢辗转,在渐渐消瘦的指间,寂寞流淌,缠绵如烟……

窗外,昏暗的路灯寂寞地亮着,那幽幽的灯光恍如隔世。那夕何夕,谢幕后的繁华,如花落尘泥。泪,流过我苍白容颜,碎了一地。

是谁说,美丽的风景可以很长很长,长到可以温暖人心里的冰凉,可为何到头来却是天各一方?当两个人的舞台,只剩一个人独奏时,所有的希望被冻结,那多情的琴弦里再也飘逸不出动人的旋律,思绪,只能踏浪于寂寞的海岸,伤情之人也只能静静的体会那孤城里弥留下的温柔,对着斑驳的碎影,悼念一声凄凉。

回头,一切都在沉睡,原来,是我醒的太早。努力聆听昨夜的回声,我发现世界是如此的静默,夜幕下只留下我的思念在原地盘旋。

轻轻的翻开那本流年岁月的记事本,在那些走过的年华中,因为你,我听见了白合花开的声音;因为你,我开始相信爱情里的唯一;还是因为你,在我的生命里客串了那场绝世的美丽,最后却让我一生都囚禁在回忆的牢笼,居住在无人问津的寂寞空城里。我,无处可去,断肠处,月下轻舞,紧扣十指影成双,已成奢望。低首,想再续一首《高山流水》,可任我如何弹拨再续不出昨日的悠扬。

一念起,万水千山;一念灭,沧海桑田。你,是我心中永远的痛。有镜的地方,我已看不到自己的影像,点点滴滴,丝丝缕缕,映现的全是你。原以为你是我此生的终点,到如今,你我却隔坐在光阴的两岸。曾感觉幸福一直在朝我微笑,而我如旋转木马一般乐此不疲地追逐,我好糊涂,我竟忘了我和幸福之间始终存在那小段无法跨越的距离。

西安,那是一座我看见最美丽的城市,是我想忘却始终忘不掉的城市,我在那座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刻下了流年最珍贵的痕迹,如今,那一切一切的笑语欢颜,一切相逢的事相遇的人,一切用尽悲欢的白天和夜晚,都将如同那正在徐徐倒退着的城市一样,退出我生命的舞台。哦,原来你只是路过江南,无意间放慢的脚步不小心惊扰了我的染指流年。

我用踟蹰的双脚丈量那些无奈,你沉默以后,再没有人懂我。红尘万丈,我的忧伤却无处安放。

冷风吹瘦一袭翩想,我的情依然在这里,不弃不离,不声不响。我仍在这里,甘愿为你作茧自缚,画地为牢。亲爱,假如今生注定我们的故事以无言收场可以换来我们来世的幸福,那么我愿意放下今生,换取与你来世风雨同舟、冷暖与共、相偎相依。如果此生我们离别后,是永无止尽的寂寞,那么,亲爱,就让我们在寂寞里紧紧的相拥,好吗?

蝶舞天涯,断桥飞花,是谁在记忆的画面上镶上了相思的框架,一层层的晕染开记忆墨香,落寞了我的芳华?

独自聆听花开花落的声响,剪一段月色,在幽幽的丁香花余味里细品着孤独。

岁月无声的流淌,茫然间又走进了一季叶落中秋的红妆里,凭添了几许的惆怅之意。风中几片飞舞的落红,又渲染了离愁别绪,让我深深的沦陷在回忆的执念里,欲罢而不能抽身。尘烟过,花谢落。群芳去,独寂寥。

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已不在灯火阑珊处。

我只能感叹走进你的红尘里是一种错。但错不在你,而在我。是我前世为了贪恋你那深情的凝眸,才会用一世寂寞在三生石上刻下你我的今朝,我以为今世可以得偿夙愿,却不知上天安排的是我一厢情愿。原以为,倾尽所有的热情之后,应会是今生最静谧的守候回归;原以为,前世的那份深情,应会是今生的再续;原以为,所有的绝舞倾城里,衣袂飘飘能带走所有的清冷。却不知宿命注定我一个人踏上命定的路途,站在梦的彼岸,历尽沧桑,望断天涯,看时光流逝,任海角天涯隔断朝朝暮暮的期盼,任风霜雨雪阻断痴痴遥望的视线,任俗世红尘支离千古万年的深情。

昨日之时,谁为谁痴迷,谁为谁流连,谁又为谁写诗?

今日之时,谁为谁神伤,谁为谁心碎,谁又为谁销魂?

很想知道,如今的你,是否偶尔也会想起去年与我雨轩窗前共剪烛语的日子?是否偶尔也会想起那月与我花前月下咬花嚼蕊的日子?是否偶尔也会想起那日与我楼阁帘栊共书泼墨的日子?是否还会如我一样回眷那份如烟花般美丽的爱恋?

如果生命可以苍海桑田,一切可以想我所想、愿你所愿,亲爱,我们会不会一直在相对的视线里把幸福的流年走完?

而今,你放开了我的手,我在爱的沙漠里寻寻觅觅,旧时的音容早已朦胧了视线,我迷失了方向,无法找到爱的出口。我唯一的最后依靠,便是有你的回忆。

余生里,我只能怀着阑珊心事,在桂林某个生长绿苔的地方,不作新词,不念旧酒,徒剪一段韶光,留给自己。

此生红尘,无你何欢?就让我留一袭亦近亦远的背影在深眠浅睡的梦里,把我的心浸在生命的忘川,然后,再卸下那袭忧伤的素衣,默默焚一支思念的香烛,续上前生今世的牵盼,在来世的渡口边,等你……

亲爱,若来世轮回,我还是希望与你在人海中相遇,在一日一月中相识,在一点一滴中相知,默然相爱,寂静欢喜………